那一幕:
后来,Adele和Emma在酒吧见面——Adele期待已久。
首先是有陌生感,满怀思念,还略带几分期冀的拥抱;接着是寒暄和“好久不见”。
然后,Emma要了Adele喜欢的咖啡而Adele则提前点了Emma喜欢的白葡萄酒:麦琪的礼物,只是来得太晚了。Emma成名后生活变了许多,Adele的生活还是老样子也总还是博客关注着Emma。
Adele更换了发型,说是希望看起来更成熟,那样就不会随便被人看低了。Emma却说:“You
know, it comes faster than you
think.”成长真的是这样的,也许就在一夜之间。
似乎是有所准备地,Adele对Emma说:“我有钱了,会买你的画。”她想买回的是画着自己的那张画?也许,她更是想通过某种方式换回曾经被画的自己。
而Emma呢,目前生活圆满,可仍然怀念和Adele的性生活。她,是怀念那时候的性事,还是根本就在怀念曾经没有生活烦扰、只有浪漫爱情的生活?
接着就是在酒吧里面,Adele主动发起的和Emma的忘情亲吻。
接吻间,Emma从不愿正视到不想承认,从情不自禁到忘情投入,最后还是轻轻地推开了已经被思念拖垮了的Adele。那句“stop”那不是Emma自己说的,是她的自尊心说的。

  “我和别人在一起了,但我对你有着无限的温柔,永远的,一生一世”

 这电影是阿水推荐给我。她的理由是:除了一年前看古2,再也没有哭的这么惨过了。于是我本着:虐虐更健康
的心情,拿着移动硬盘屁颠屁颠地拷回去看。
  那天还是意大利的雨季,湿漉漉雾蒙蒙。我陪着阿水在风里等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然后再去做自己的那一班回家。到家冷得直哆嗦,立刻上床开电脑看电影,顿时觉得温暖起来。
  
 就像所有法国片子一样,细碎的镜头,缓慢的移动,把整个故事徐徐道来。演员也没有精致的妆容,艳丽的服装,而是以最真实的样子出现在镜头里。所有的人,就像是欧洲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一群一群拖着书包大声地笑抽着烟的普通的高中生。
  其实整部片子,在看第一遍时,只有在最后一个小时的时候我才被感动。准确地讲,是看到Adele为了Emma准备那场宴会,独自一人忙忙碌碌,做出一大群人的晚餐,照顾着每一个人。而她的Emma,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坐在那里和一个孕妇亲密地交谈,望也不曾望那个在人群里战战兢兢,手足无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Adele。直到最后,那个阿拉伯裔的小伙子称赞Adele的厨艺,她这才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却仍然不忘不住地回头去看Emma。甚至事后还在不停地问Emma:她是不是你的ex。
  她担忧,她嫉妒,她害怕,她难过,她孤独。
如此真实的情绪,和出现在每一段恋爱里的感觉一样。因为爱所以接近那个人,努力和她站在一起。但是恋爱里最难过的事情,大概就是,原本以为和你在一起世界就会完整从此就不再是一个人,却不知道,你带来的孤独远远大于曾经自己的那份小小的孤独。
  Adele只是想要一个和她谈论美国电影的人,一个可以和她一起吃着意大利面的人。Emma是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又充分了解如何才能在这个社会里很好地去追寻想要的东西。无论怎么看,Emma都是一个很好的人。可是,她的好,对于Adele,却是一点意义也没有。所以大概Adele最后才会出轨。因为她实在是太孤独了。
  所以后来看到Emma在电话里和画商周旋,Adele只能坐在沙发上,问她要不要喝咖啡。Adele那样担心她,那样想帮助她。可是,她却没有能力帮助Emma,只能忐忑地问她要不要喝咖啡。
  喜欢一个人,所以想要努力融入他的生活。想要帮助他,让他能够轻松一些。可是,努力过后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无助地站在他身旁,看着他离自己远去。这有什么办法呢?爱情不是一切,成熟的人都知道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就像是人们常说的那句话:我要你有什么用。Emma大概也是厌倦了Adele的什么都做不到,所以才会最后选择了那个可以和她谈论艺术可以帮助她画展的女人。Emma太过冷静,她知道什么才是想要的。而Adele则像是个小女孩,懵懵懂懂,以为爱情就是一切。所以Emma走了,Adele一个人被留在原地。
  还有Emma把Adele赶出去的时候。她质问Adele,Adele先是说谎,后来被逼问得没有办法才说出了真相。在Adele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害怕,愧疚,所以慌不择路,不想伤害到对方所以逼着自己说谎,以为这样可以让对方不要那么生气。但是却被戳穿,对方更加生气。而你只是哭着,不知所措,只能一遍一遍地说着对不起。可是,此时的对不起,对方已经不在乎了。
  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因为看到你伤心,我会更加难过。
  而Adele哭着的脸,眼泪簌簌地流,却什么也不说。一下子让我想起阿K。
  彼时阿K还和她的S在一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却在有一个晚上,大家从pub出来,他俩却吵了起来。准确地说,是S发了很大的火,激动地说着什么。而阿K只是哭着,透过眼泪怯怯地望着S,手足无措,甚至不知道去擦掉满脸的泪水。我们都过去劝S。整个过程,阿K却也不曾为自己辩解一句,只是不停地说着对不起。中途她拉着S,试图吻他,却被他推开。
  这件事后大概一周,他们分手了。而我们至今不曾得知S发火的原因,也没有人去问阿K。
  半年后,和阿K一起看电影,听音乐,她还是会为了S哭,还是会想他想得晚上睡不着,眼泪流了一枕头。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看电影看到Adele哭泣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瞬间就出现了当时的阿K。后来我问过阿K,你一定很爱S吧?阿K想了想,摇头,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可是遇到关于他的事情,就是忍不住想哭。
  就像是Adele和Emma,明明对方并不是符合自己每一个point的那个人,但是还是喜欢她。就像是
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呢?没有具体的哪一点,就是喜欢。也许,爱就是一种感觉?或者,就是一种幻觉?这种幻觉的消失就像她的来到一般不可捉摸,所以最后Emma会分手的那么干脆。所以,love
is an illusion. Orson Welles 说过,we are born alone, we live alone, we
die alone. Only through our love and friendship can create the moment
that we are not alone.
可是,那种终究是illusio不是么。就像是卖火柴的小女孩划燃的火柴,终究是会熄灭。从头到尾,你温暖的,只有你自己。而当幻觉散去,你还是要一个人出发。就像结尾处,Adele蓝色的背影走的那么坚定。
  
  Adele那么容易满足。在她看来,有爱情就足够了。所以她放弃了文学,做起了幼儿园的老师。在她看来。只要Emma在自己身边,就足够了。可是,这一切,都是在她看来。所以也导致了最后和Emma的矛盾。她一直以为,无论如何,只要和Emma一起,就知足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想象。陪伴她的,只是她自己的想象。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人。被感动,只有她自己。
  大概这就是这部电影真实的地方吧。在大部分的电影都在讲爱的缠绵悱恻,感天动地时,只有这部电影如此冷静而理智地告诉你,没有人能够陪你,能永远和你在一起的,只有你自己。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吧?像是真爱什么的,都是大家拿来安慰自己掩饰住内心的那份不信任的借口。而这部电影,如此残忍地把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份不安展现给我们看。
  所以看了这部电影的朋友,和我说的都是:太有即视感了。
每个人,也许都能在Adele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所以才会看得哭出来。一边为Adele与Emma无奈的爱情流泪,一边为Adele身上若隐若现的那个自己哭泣。
  
  只是,生活总要继续。无论蓝色还是红色,无论有没有人陪伴,都要坚定地走下去。

那一幕中的四滴眼泪:
第一滴眼泪:
“Stop”,Emma在她俩亲吻正酣时说。然后心情复杂地揉着脸,Adele在旁不知所措,Emma再抬起头,一滴再明显不过的眼泪流过她的脸。Emma怀念从前,她也更同情曾经受伤的自己,这种矛盾最终以后者占据上风而结束。因为就像Emma第一次给Adele打电话时说的:“…Since
I’m the wired and imposing type”,她是个强势而自爱的人。
第二滴眼泪:
“I’m sorry, I just can’t
control…”Adele边说边流下了第二滴眼泪:这滴眼泪足以说明她的思念是多么的辛苦。
Adele问:“你以后不会再见我了吧?”
Emma摇头后说:“不了”。这时,第一滴眼泪的泪痕和残余的泪珠仍挂在她脸上。
Adele又问:“是不是因为你没有原谅我?”
Emma说:“我原谅了。”但是这种事从来就没有真真正正、彻头彻尾的原谅,更何况这句口是心非的话是出自the
imposing type。
这时候Adele的眼泪(也就是第三滴眼泪)没有留出来,她心存侥幸:不会见我又已经原谅了我,也许她还没有不爱我。但是她自己心里十有八九已经明白接下来的答案是什么了。因为这时候眼皮已经快撑不住泪水唯一的缺点了:“重力”。
第三滴眼泪:
Adele强忍着问:“你不再爱我了,对吗?”
这次Emma只是看着Adele,眼睛里噙着怀念和自尊刚刚厮杀后浸出的血一般的泪水,感情复杂地摇着头,没有说话。
Adele茫然地表情带动她的眼皮眨了一下,一滴眼泪直接掉到了桌上。
第四滴眼泪:
Adele沉默了一会:“你确定吗?”
“是。”
几乎与此同时,Adele的泪水夺眶而出。那其中既饱含着悔恨,又夹杂着明明预料得到的失望和伤心,像刀一样速度不快不慢地,划过了面颊。就在那一刻,真真切切地,无关乎发型,她长大了。

 
电影每一次看到这里时,眼泪抑制不住的流出,仿佛自己是主人公,去感受着人物的遗憾与悔恨。
《阿黛尔生活》这部斩获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费比西奖-主竞赛费比西奖、最佳电影金棕榈奖的电影,这部推动了法国同性婚姻法案进程的电影,始终带给我满满的感动。

那一幕中的告别:
Emma平静了下来,说自己已经有家庭了,所以不能……同时会记住和Adele的感情一生一世。但是在几秒钟前,Adele已经成熟了,她其实不相信Emma这几句假装地悲伤,因为无论如何Emma已经不能和她在一起了,这才是重点。于是Adele边假装在听,边终于抑制不住并大声地抽泣。
Adele强忍住,解释说:你知道我的,有时候我就是这么哭泣。就好像之前电影里面表现的一样,一个人,默默地哭泣。
Emma笑着说:我很了解你的。但是在那一秒,眼神突然从刚才的歉意变得动情。为什么?因为我和你一样,一个人的时候,会莫名地为彼此哭泣。
她们俩站起身,吻面颊拥抱。但这一次,不同于这一幕的开始:小小的陌生感,满怀思念,和期冀被故作倔强的强忍,悔恨和离别情绪所代替。当然,还有故作坚强的笑容们,它们被复杂的泪水代替。
Emma边回头边离开了,她很伤心,却带着几分庆幸,迈步走回了她虽有小小瑕疵,但大体满意的生活。而Adele,孤零零地,目送着自己的生活最终离开。

 
Adele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喜欢法国文学,但不精通。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阶级,不懂萨特,不懂行为艺术,偏执的认为学美术的人只有死去才会成名,餐桌中家人唯一的交流就是关于饭菜是否可口,帮忙盛饭,对于Adele,父母期望她可以认真学习,成为一名拥有“稳定工作”的少女。

矛盾:
就像意大利面和牡蛎,卡布奇诺和白葡萄酒,“海鸟和鱼相爱,本是一场意外”。试着回头看来,也许Adele和Emma没有谁对谁错。
发人深省的文学或与文学表达方式类似的艺术形式总会有一个共同点:挖掘、表现矛盾,并诉诸生活。
Emma和Adele之间的矛盾,首先存在于思维习惯:Emma阅历多、熟悉哲学、她的生活态度比美术来得更平面设计;Adele则很懵懂,喜欢文学的细节刻画,她的生活态度比萨特要远远马里沃。其次存在于早于现实的存在本身:Emma的母亲和父亲们天生浪漫,他们喜欢在家品尝白葡萄酒吃着牡蛎同时欣赏并讨论艺术,同时完全接受Adele和Emma的未来,甚至她们俩在Emma家可以为所欲为地做爱;Adele一家喜欢吃着简单的意大利面边观看电视机,并且非常反感Adele和Emma的一切可能性,甚至她们俩在Adele家做爱还需要捂着对方的嘴,防止楼下的家长听见。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相比较而言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差别在可控范围之内还可以磨合,如果差别在可控范围之外那么很可能就没办法磨合。造成矛盾的是差别,而造就差别的却不尽然是个体,也很可能是个体之前的本我存在。

 
Emma出生在中产阶级的家庭之中,父亲是一名画家,遗传了父亲的艺术天赋,很早便向父母出柜,日常中他们会为爱致敬,会谈论各种画作,会相互鼓励,Emma与继父的关系也十分亲密,这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家庭。

成长是一种美丽的疼痛:
我曾经初中的时候看过这本书《成长是一种美丽的疼痛》,刘墉写的。现在回头看来,书中描写的也许不算是成长,因为那远远不够疼痛。(虽然我的生活也远远不算疼痛)
但是Adele的生活,我想至少应该算是成长的一部分的。
她对于文学解读的独特见解(也许不用像老师辅导的那样事无巨细地解读,那样会牺牲很多想象空间)从一个角度映射出了她偏理想化的生活态度。同时,恰恰是这种态度伴随着她寻找到了自己理想的爱情生活,又亲自把她从爱情生活的现实赶走。在这个过程中,她纠结的心态,美好的期望,反复的空虚和最后的悔恨,铸就了她的成长:生活不像翻看文学,不仅覆水难收,更来得真真切切!

 
两种家庭环境熏染的少女,在18岁这样美好的年龄在街边相遇,酒吧中重逢,公园内接吻,就这样相遇,相爱,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