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我在看过电影过后,不怎么想对这部DC换脑子之前的作品发表意见,但看到网上对于v这样的人,却是大批次的好评,确实是无法理解,v说到底,不是值得尊敬的革命者,只是位心思缜密但阴险狡猾的复仇者,我虽然没看过原作,但据说在原作中,v深知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非正义且自私的,而在电影中v的这种想法却被大量的掩盖了起来,反倒是把他变成了反独裁的革命者?袭击,暗杀,私刑,爆破···且在这一系列行为的背后却没有一个明确的革命道路,他这样的恐怖分子是如何变成革命家的?我对此深表怀疑!
他是一个被政府摧残的公民不假,但电影却强行把他对政府的仇视嫁接到了整个公民群体之上,明明不能感同身受,剧中的百姓却因不同的原因仇视了相同的目标,故事中的独裁政府是该被推翻不假,但炸掉国会大厦并不能让故事中的英国拥有未来,之后百姓所面临的可能是更加混乱的无政府状态,在这一点上,我实在不敢说v的所作所为是在为百姓造福
v说他很喜欢埃德蒙·唐泰斯,看来二人都是从恩仇的彼岸移民过来的超高校级的存在,但埃德蒙却在大仲马的故事中深知自己的复仇同样是罪恶的,他的内心早已有了负罪感,是执念让他完成了复仇,但在电影中,v却没有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表现出丝毫的愧疚,他说他是杀不死的思想,如果他所说的思想代表的是恐怖主义,那他确实是杀不死的,但如果他所说的是所谓的“自由”“真实”甚至是“正义”,那么抱歉,我没有看出自由何在,真实何在,正义何在
推荐归推荐,电影归电影,有些人竟能把电影的桥段放到现实生活甚至是身边进行思考,还打什么“强心针”?我看啊,到你们这种程度的,强心针也不用打了,直接躺下算了

      V字仇杀队中那个盖伊·福克斯的面具俨然已变成如同切·格瓦拉的头像那样成为追求自由之人的象征,恰巧刚读完《革命道德-关于革命者的精神分析》不久,而在读的两本书分别是《古拉格-一部历史》和《沉重的肉身》。盗用革命道德这个名字,兼丹东和罗伯斯庇尔的故事,加上苏联劳改营的一点内容,谈谈我眼中的v。
       第一次看这个电影还觉得那句“人民不应该惧怕政府,政府应该惧怕人民”是句很反动很精彩的话,被很多人引用,可第二次看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可能是因为本身故事有些单薄,而且,对于v的本身的思想起了疑心,v到底是个什么人,最简单的说法就是一个复仇者。
       历史上的革命者其实大多并不是复仇者,按照罗·洛梅的看法(以索尔仁尼琴为例):”……和许多具有类似道德勇气的人一样,索尔仁尼琴的勇气不仅仅来源于他的冒险精神,而且来自于他对人类所遭受苦难的同情……“那样,对于一个革命者的中肯评价应该是因为对于受苦难的人的同情才导致了他们起来反动,v的确有一部分的同情心,但他的动机绝大部分却是复仇,因为按照电影的交待,他把一个一个地”创造“他的人杀掉,而他却声称:在面具之下是自由之思想。

         首先说说自己看完这部电影的感想吧,他并没有像我想象之中如此之神,但也绝非一般的大流电影。它是一部能引起人们沉思的电影,能让你思考政府与人民,思想与言论的自由以及以暴制暴的利弊等等高大上的观点,引发一轮又一轮的心灵鸡汤,但是,能引起我这么去思考这些人生哲理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v先生迷人低沉的声线和挺拔伟岸的身姿,是的,我就是一个俗人,如果没有一点美丽去填充这些庄严而沉重的剧情以及阴暗的色调,我想我撑不过将近两个小时。不得不承认,看完这部电影我脑海里充斥的是v的面具,是那张似笑非笑的脸,然后才是一堆所谓的内涵。
    这部电影将v这个人物塑造的很丰满,有血有肉,就像一个真人坐在你面前同你聊天一般,他的痛苦,他的快乐,他的仇恨,就像你亲眼目睹一般鲜活。一个由政府因为利益而创造的怪物,一个被熊熊大火焚烧却未死的怪人,一个敢于反抗政府的恐怖分子…..无论哪一重身份,他仿佛都不为广大人民所接受,然而就是这个从大火中出来的复仇者,让民众的思想从独裁者的统治下被解放,却也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社会动荡。
      v不是一个绝对的好人,没有好人能够面不改色的杀人,折磨别人,当然,他也不是一个坏人,在我看来,他也只是一个可怜人罢了,一个向社会宣泄着自己所受的痛苦的普通人。他的悲剧,他的痛苦,都来自上层政府的争斗。所以,在最初的时刻,他所谓的解放思想也只是出于自己浓重的复仇之心,一直坚持用仇恨去塑造着一个全新的身份。然而,纵使v被世人看做是一个怪物,他的本质终究是人类,坚持着仇恨这么久,和黑暗纠缠了那么久,他也会累,也会疲惫,而Evey的出现,Evey的表现,Evey在雨中的呐喊,无形之中,这个像极了v的女子打动了v,给他黑暗的生活带来了温暖,他不再一心执着于复仇,而是尝试去帮助群众,让他们认识到独裁的恐怖,让他们真正的觉醒。
       很遗憾,最终v走了,但是就像v曾经说过的,思想是杀不死的,于是,一个v站起来了,二个v站起来了。。。。。。最终,成千上万个v站起来了,带着对独裁的不满,带着思想的自由,一起走向大本钟,一起观看独裁者的爆炸,一起享受着属于思想自由的时光!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各路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第一部分

自由的革命者
       自由思想真的自由吗?
       当所有人都把象征自由的面具戴起来的时候,这种思想还是自由的象征吗,问一个问题,我想要追去自由,但我们的思维被”我要追求自由这个想法“束缚的话,我是自由的吗?不是,只有当我们放下这个要追求自由的想法的时候,自由才变得有可能,那么,对于电影来说,真正的自由不是戴上面具,而是拿下来。《浪潮》中模仿法西斯建立起集权也是这样,左派往往需要共同的口号和统一指示,也如同真正法西斯的卍和共产党的镰刀图那样,需要整齐划一的身份象征来表明你是一个革命者,往往战争的口号也是这个道理,这里就要讲丹东和罗伯斯庇尔的故事了:
        丹东和罗伯斯庇尔都是雅各宾派的主要领导人,本来是志同道合的好兄弟,法国大革命按照中学课本的说法就是典型的流血革命,,象征着自由的革命者通过战争去赢得胜利,但是却是通过流血的方式,丹东的疑问出现了,如果革命的道路是用尸体铺出来的话,这场革命的意义在哪,也同样的,我们反对旧政权的虐杀,而我们又充当了虐杀的角色,那么革命是否是值得?当然这里涉及到对于自由的理解,丹东和罗伯斯庇尔的斗争象征了大多是人内心的斗争,如果我们追求的自由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自由是不是像盖茨比的情人那样早就失了味?罗伯斯庇尔的确是独裁者,他期望建立起来的政府是需要语录的,而丹东却是一个不那么按常理出牌的人,在集体中往往失去自我,这个代价太大,这只会更加不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