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喜欢“羁绊”这个词汇,可以大致等价于日语中的‘きずな’和”むすび”。代表着一种牵绊,一份挂念,一种联系;就好比《你的名字》中通过“结绳”来连接时空,有了羁绊才有了亲情,爱情。每个人都会对自己最初开始的地方拥有最美好的感情,也就是电影中走散的孩子极力的渴望找到自己的母亲,希望知道他们是否还好,并且让他们看到自己也生活的不错。
其实电影里对爱情的描述,切入的点还是比较的温情;郎才女貌,并且都是青春年少;其中他们两个分别在路的两旁的羞涩情感还是比较有意思的。然后女主懂得体贴,会支持他的想法和打算。虽然中间有了波折但是还是很欣慰最终还是在了一起。就单纯的电影而言,爱情这条线最后有点“迁就”,没有很好的结尾。
对于收养流浪儿童的澳大利亚父母,他们的价值观确实让人敬畏;我是不会有那种的信念,特别是在母亲跟“sarlu”情感交流,描述自己最初的想法的时候,确实挺让人感动,
让人相信这个世界爱的无私。
很完美,最后男主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的母亲;但是不幸的事,哥哥很早就去了天堂。世事无常,生死离别确实是一个没有办法更改的轮回。
基调整体而言,稍微有一些压抑,但是还是一部值得推荐的剧情电影。

昨天晚上9点半看了扫毒,很晚很赶的时间看了很夸张的表演。电影院内没坐下多少人。开始我们在嬉笑怒骂之后,便听见妹妹们开始泣不成声了。影院和影片着实让我不觉得什么哭点和笑点。但是为什么我还要写这样的一个影评呢?
今天早上我很早的醒来,一直觉得这部电影似乎有些许非常隐含的东西一直稳稳的坐在那里微笑得面对着我们。而让我久久不能思考着前进的原因是为什么古天乐会为了一个看到的失败和死亡的结局还是要和八面佛打那通电话呢?这个问题还没想通,但我却找到了那个微笑着,或者是嘲笑着面对着我们的那个人,是的,他是心理艺术最边缘美感。这是个什么东东呀?稍做解释你就会明白,如果一个电影把观众的情绪完全的调动起来后要干什么呢?假如把我们的内心比喻成一个可以伸缩具有弹性的腔体,当情绪突破那一个点,我们就会狂笑不止,突破对面的点就会嚎啕大哭,突破另一个点就会爱入骨髓,突破它的对面又会恨到极致。陈到用运动的电影,把不动的剧本拍摄出了极致的情感,又让几个重量级的演员把这个极致表达到了更直观的极致。
举例说明:
爱情的极致:毫无疑问的两段爱情,古天乐,和张家辉的爱情。对不起,您肯定忘记了刘青云在一开始交代的爱情了,那段没有终点,没有依靠,只能结束寒冷到冰的爱。这样的无奈没有被描述的浓墨重彩,其实只是做了一个底层的对照。把它放在开头,放在情感的基点上应该是陈导的一个伏笔。它的过度应该就是通过张家辉在面对死亡后作出的妥协让步的爱情,张先生的表演如果看的明白,我想我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牺牲。这点容我后面再说。他用死亡换来的爱情,在面对立场时,变得如此渺小,他用自己的生命和挽救别人的生命换来了自己的爱情。又让自己的爱情,换来自己两次片刻的生命,一次五年,一次五分钟!他的爱情也是配角,因为我们只被几个小小的细节描述所带动:他救人时候的画面和重放;描述从山崖中弹打落鳄鱼谷后被救起和照顾;被档刀后最后的一次极似握手的牵手。好吧,或许我们应该反过来,那位黑老大的女儿很爱他,这是她的爱情,她是为爱情牺牲的女人!我们是否被她感动过?!当所有的铺垫都已经带我们把爱情的林林总总过一遍以后,我们面对了这里被描述的最多的主角爱情。可是我又发现没什么可写的了,女人要的东西都一样,男人能给的也一样。不是因为给不了,刘青云就不会结婚一年就离婚;不是因为给不了,张家辉就不会最终为的还是要杀了黑老大;不是因为给不了,古天乐也不会“犯浑”地打那通电话。或许,男女本身就是无法完美理解和宽容的。古天乐老婆的第一次出现,她用对了极好的声线,这样的真实和无力恰恰是最有力的告诉大家,我是这里爱情最大的范儿。正是这种君临天下才演变出了整个故事,演变出了无声和哭泣的照顾受伤回家的古天乐;演变出了那通最终让古天乐打出那个电话的缘由;演变出了他为此而归队,希望照顾好她们却被告知不让自己女儿叫爸爸的极端;演变出了面临死亡威胁后才让彼此懂得珍惜和不易的在一起;还有最后一个演变,那是最后的结局,让完满只留个一个可以完满的有家庭的人活下来的选择。最终的古天乐应该是一个被寄托了所有希望幸福理由而存活下来的希望。女人要的是没有失望的希望,而男人却是靠这种被寄托才真正找到希望活下来的。
亲情的极致:写到这里,如果大家小小思考,或许也会发现陈导给的线路是一样的。刘青云,没有爱情,没有家人。苦逼到极点的积淀,却也不能如何被描述,古天乐有女儿传承的积淀,也是贯穿始终活下来的线索吧。张家辉,唯一一个上镜的母亲,那个认不清自己儿子。却有如上帝一般接受几个儿子来虔诚的忏悔,祷告和照顾。儿子们的被反串也是电影经典的部分之一,这样的演法贯穿母子的几次见面场景。或许这种反串更深深地刻入我们的心灵印痕。母子的感情太平凡,太值得歌颂又太不容易被歌颂了。而我们扪心自问又能有几个又几次可以直白白的告诉自己母亲你爱她呢?正义的亲情或许描写的就是这样的侧面和间接,怎么,力度不够?那你为什么被震撼到?是不是因为那个发型就很欠扁的黑老大说的一句话:谁要动我家人,我就一定要整到他死!这样写,我想我们都明白了这感情最真实和无畏的快感了吧?是啊,拳头打出去之前,先把手臂收回来才有力量啊!
友情的极致:我秉承一贯的传统,把最重要的放到最后。先把前面话有说没说完的拿来先——张家辉的牺牲。从小没有想法,跟着偶像混。当他知道牺牲了选择之后,也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他们三个在古天乐家的时候,他说一直希望自己是做卧底的那一个,可是他被牺牲掉了,没的选也就跟着偶像走,过的也不错;最终偶像选择把他牺牲掉的时候,他才明白一直活在偶像的影子下面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也正是那时的绝望才有了面临鳄鱼的最大的求生希望,也有了牺牲掉爱情为了活下去,为了报仇,为了有的选择的那么一天。甚至最终又牺牲掉了陪母亲的时间,只有最后的一次见面……这么多的牺牲为的只是一个正义的信念,三兄弟一起并肩牺牲掉自己的选择,牺牲掉家人,牺牲掉爱情,牺牲掉自己的手,牺牲掉自己的命,牺牲掉……或许他的牺牲,为的就是一次主观的选择吧?
既然有人牺牲,就有人用牺牲。刘青云一直是高高在上的选择达人。选择安抚自己的兄弟,选择ACTION,选择放弃自己的一个兄弟;当然还有选择承担一切的后果和责任,选择让自己的兄弟上位,选择一把又一把没有子弹的空枪!也许开始选择一换一,但最终还是活下来了,就不错了;也许,你会觉得那五年,虽然腿瘸了降职了,但总是活下来了;也许在追悼会上被人如此的指责也只是一时的;也许最终选择做肉盾扣动空枪的扳机了了自己的心愿,他也是完满的。人一生真的要做很多选择,我们越发的发现林林总总的选择总是那么痛苦的折磨着你,可是我们应该庆幸啊——因为我们没有碰到让我们怎么选择都会是痛苦和后悔的选择!
(留下一段古天乐的重心未完成)
如果影片能给观众的情感设置一个底线,然后给一块跳板,同时带着安全座椅达到临界点的边缘。然后,把情感作为一条基准线,铺垫开来完成视觉,听觉等等各个角度的基准线绘成一个基准面;再设置好发展和起伏的路径;最终到达临界点边缘进行试探性的突破。在如此空间里面的观影者才会被带动,被感动,被可控制得宣泄抒发和调节我们自己的情绪和心理。希望我们都能看到如此的电影,带领着我们乐在其中。

​写在分析电影之前

ps:被最后的彩蛋确实感动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希望善良的人都能够有好的结束。

在我看来,我不想把这部电影定义为“爱情片”。同时,我想以此电影阐述我这样的一个观点。男主人公自脖子以下瘫痪,立马让我想到了一种电影类型:当主人公处于危难,比如身患残疾时,似乎身边任何人或物都会为你让路,帮助你,电影里的主要正面角色,甚至有时有些反面主要角色都在为你服务,感觉你就是一种“上帝”,“主角光环”可以辐照到任何一个地方,结局主角走出危难,和女主一起,从此踏上了美好生活。

图片 1

另外,以我而言,无论这种类型中有些电影有多么好,如果出现情感的突兀:即本来我没有任何必要去帮助主角,却去帮助了,这样最多也只能用“电影的艺术性”来阐释。一般来说,我会认为这就是纯粹一部骗钱或者“主旋律电影”。因为,毕竟,如果没有必要,不管你处于什么危难之中,或是残疾、或是绝症等等,帮助你是道德,而不帮你除了道德的指摘,亦无可厚非。

而,这部电影的新意出乎了我的意料。电影中其他角色还是在帮助他,男主人公的父亲、母亲、医生,女主人公的父亲、母亲、姐姐、甚至是男朋友都是环绕着他。但是,结局全身瘫痪的男主人公还是维持了先前的状态,选择安乐死。

图片 2

图片 3

这样,又来了一个问题。罗伯特·麦基在《故事》中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主人公必须至少有一次机会达成欲望。观众绝不会有耐心奉陪一个不可能实现其欲望的主人公。原因很简单:没有人相信他们自身的生活中会有此事。没有人会相信,他就连实现愿望的最小希望也没有。一个主人公如果绝对没有希望,如果毫无能力满足其欲望,那么他便不可能激起我们的兴趣。”

图片 4

而,我们的男主人公,他的欲望我们从开始看可以看到,他处于将死的状态,追求的该是“活着”,引起我们的关注点也是活着,但是随影片而看,最终他又选择了自杀。这样看来,这是很没意思的。但是这部电影和《一个叫欧维的人决定去死》的男主人公不同,欧维开始时并不知道生命的意义而去寻死最后而死,这部电影的男主人公从开始就对死亡、对生命很坦然了。

图片 5

图片 6

因此,我要把本片的关注点从爱情、男主人公残疾转过来。事实上,所有以好电影或者电影规律而定义的节,在于女主人公,女主人公才是本片真正的主角

总评一下电影

如果你聚焦于爱情这个点上,那么我可以在本片举许多例子来证明爱情剧情的突兀之处。如果你聚焦于被感动,即情感的流畅与互通这个点上,你可以再反观一下电影音乐的应用。如果是以豆瓣的评分来,瞎子确实是在三颗星和四颗星徘徊。